金融对光伏产业应有的五个认知

2017-09-07 17:00:25 思可达官网



常言“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若喻光伏为兵马,金融实为粮草。然而过去6年,不仅未曾“先行”,金融行业落后于光伏产业的发展已成不争的事实。


目前,中国光伏加工制造和电站建设规模都已跃居全球第一,但全球光伏电站的建设竞标却鲜见中国光伏企业,究其原因,金融服务落后难辞其咎。


今年7月,《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印发。据此意见,综合各省区目前发展及规划,预计到2020年,我国光伏电站安装量应为210GW以上,相比原定“十三五”规划105GW的指导目标,市场预增量可能约为一倍。我国光伏企业和金融机构将共同迎来重要发展机遇期。


同时,光伏企业与金融机构“钱从哪儿来?”与“钱如何去?”的问题共存,机会冲动与认知障碍矛盾共存。只有认知统一,金融服务光伏的繁荣期才会到来。


金融认知始终落后于光伏产业发展


过去六年,金融与光伏的关系分为两大阶段:2011-2013年,金融机构对光伏产业避之不及;2014-2016年,部分金融机构欲进入光伏产业而不得法。


金融服务落后源于相关机构对光伏产业认知落后。


第一阶段,对光伏是“过剩产业”缺少正确认知。甚至直至2015年,一些银行还把光伏列入“压缩类行业”,许多金融机构谈及光伏产业,对“双反”“三头在外”“产能过剩”烂熟于心,但对平价上网到来之前,光伏是一个政策扶持的非完全市场化产业却缺少认知。必须看到,当前的光伏,是一个政策力度决定市场需求强度的产业。


过去六年,政策拉动市场需求的作用超乎想象。反映在光伏电站建设规模上,“十二五”规划经历4次修改,从最早的3GW调整为35GW。


而演进至第二阶段,主要体现为金融行业对光伏融资风险控制手段的认知落后。


这一阶段又分为两个时期:首先是金融开始希望进入光伏产业,之后则又不知如何持续、规模化的进入。后者正根源于对光伏产业融资风险控制手段认知的落后。


早期大型能源项目的建设,是国家信用支持了庞大的融资需求。2011年开始的光伏电站建设以民营企业为主。面对光伏电站建设巨大的投融资需求,信用融资、资产抵押控制风险却均受阻。2016年,我国光伏电站建设规模约为34GW,资金需求量在2400亿元左右,抵押资产规模至少在2400亿元以上,且这将是一个多年持续递增的数字。


过去,光伏融资需求不断挑战传统金融认知。未来,如何认知光伏、服务光伏必将推动中国金融改革。


金融应有的五个认知


金融对光伏产业的宏观认知应当是:当前,中国光伏产业从量到质都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未来,光伏产业不仅仅是能源产业。


当前,金融对光伏产业的认知应当是:


首先,两个“战略地位”的认知。


光伏一定是未来最具竞争力的可再生能源。因为决定未来各种可再生能源战略地位的是两个“关键点”:能量来源必须是无限的;人类获取这一能量的手段必须是无限的。太阳能量的供给是相对无限的,目前人类每年能量需求约为20TW,而太阳每年辐射到地球的能量约为105TW;人类获取太阳能的主要手段是光伏,生产光伏产品的原料硅在地球的容量是25.6%。


光伏是国家予以特殊重视的可再生能源。从《意见》分析,光伏电站建设规模超过风电应不是问题;从大多数国际咨询机构对未来可再生能源的排序看,光伏电站的建设规模也多排在最前。


其次,两个融资需求量的认知。


从未来三年光伏投融资的需求量看,110GW光伏电站的建设规模,按照每瓦建设成本6元计,资金总需求约达7000亿元。


从平价上网实现后带动的光伏投融资需求量看,各种研究结果共同指向2020年是我国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的大致时点。当光伏有了完全市场化的竞争力时,一个难以想象的市场需求空间将被打开。一个是硬约束指标。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是,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到2016年底,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达5.7亿千瓦,非化石能源利用量占到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13.3%,但光伏发电量仅占我国发电总量的1%。另一个是估值指标:这是建立在当光伏成为新的能源生态出发点和能源消费大数据入口基础上的一种估值。


第三,光伏融资“风险控制”的认知。


一方面,光伏终端市场融资必须立足于项目融资思维。另一方面,光伏产业的标准化体系正加速形成,满足项目融资思维的风险控制基础正在构建。


第四,户用光伏融资服务特征的认知。


在户用光伏的“2C、电力改革、互联网+智慧能源、大数据等”背景下,在“新的能源生态出发点和能源消费大数据入口”的应用场景中,户用光伏融资服务需求具有两个特征,即个性化和系统化。


户用光伏必然带来能源供给的碎片化、民主化,不同融资人的需求不同,融资方案应是个性化的。此外,因光伏发电是持续25年的投资行为,其将重构能源生态,所以对于户用光伏融资需求,仅立足于建设期贷款的思维是不够的,必须要用系统化的设计。


第五,光伏融资需求“前瞻性”的认知。


光伏产业的发展超乎想象,带来光伏融资的各种需求超乎想象。对此,金融机构应当预演以下五个光伏融资需求时刻的到来。


中国企业境外光伏电站投融资需求时期即将到来。有权威机构说未来5年全球光伏装安装量将以每年100GW速度增长,意味着境外安装量应在60GW。8月27日,“熊猫能源”与中国华融确定战略合作关系,欲围绕“熊猫电站”的全球布局开展金融合作。


光伏电站资产证券化大规模需求时期即将到来。目前,我国光伏电站安装量已达101GW,如何盘活这万亿沉淀资产,既是光伏企业的强烈需求,又是金融机构的巨大机会。


光伏资产并购融资大规模需求时期即将到来。据不完全统计,仅2017年6月4日到8月4日,共发生光伏资产并购案五起,其中三起就涉及金额51.91亿元。


光伏技术、商业模式创新的融资需求时期已经到来。光伏发电平价上网和战略地位的实现,离不开技术和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而这些创新的持续、规模发展,又一定离不开金融的支持。


光伏融资的跨行政区域服务需求日益强烈。中国的银行是属地管理原则,光伏电站投资企业是市场导向,没有区域限制,跨行政区域服务对银行是挑战也是机会。


任何事情的成功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焦作思可达新能源有限公司真心希望我们能尽快进入新能源时代,迎来崭新的时代。


(作者系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首席光伏研究员)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


友情链接:    w彩票   十大彩票网站排名   盛世彩   w彩票   1980彩票